木兹兹兹兹

你好这儿木兹w

不知道自己在瞎jb写什么xxd
已经逐渐步入老年人养老状态了嘛/瘫
不介意日lof\
…三次问题弧长

:-)主APH/文野/小英雄/松沼/priest

主米英的英右向爱好者
吃速度或124修罗场(kara总受
轰出切x爆
卡雷 敦芥
【其余杂食但不接受逆

【敦芥】夜

*混乱的短打…尝试复建x
*好久没写文了…!
*一个很迷的脑洞,时间线大概是敦芥四个月期限的决斗后…??(大概


———————————————————————


“……芥川,你怕死么?”
中岛敦悄声的问句措不及防地响起,突兀的打破了夜的寂寥。

… …

原野上躺了两个人。
一个平躺,一个侧着身,都是阴沉着脸没有开口,只身凝望着渺茫的天际。

夜色抹去了最后一缕残阳,夜幕就像剧场里的绒幕,慢慢落下来了。碎金一般的星星肆意散落在夜的锦绸上闪着光。
月亮很快就从厚积着的云层里出来了。
黄盈盈的月牙着一袭朦胧的雾纱,飘飘渺渺地露出了一个娴静端庄的微笑,为衰草连天的原野洒下一片浅薄柔和的月光。

白日仿佛无休止的打斗让两个人都已经疲惫不堪,在激素分泌的作用都消失过后,长时间且高强度的战斗所带来的后遗症也随之而来。
整个人的身体都酸痛得不像是自己的,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表示抗议,体内的每一根骨头似乎都发出了濒危的警告。
但更甚的还是卸下沉重枷锁后,精神上由内而外自然生出的一种疲乏无力。

没有任何对话与交流,夜静得像是一潭水,似乎所有的生灵都已经睡了,一切显得那么安谧。
只有草虫稀稀疏疏的鸣叫和夜风吹过时树叶婆娑的沙沙声,暗暗涌动出难以平静的心绪下快要胀满的一团团炽热的气流。

中岛敦头顶正对一块突出的树枝,他目光溃散地盯着枝干上清晰明了的纹理发着呆。
芥川蜷着身子在他旁边躺下,吐息放得绵软而悠远,温顺得像只闲暇优雅的猫——尽管身下崎岖不平的石子硌得他背脊生疼。

“…你怕死吗?”
有人率先打破了这片静寂。

中岛敦的声音并不大,甚至更类似于半梦半醒间朦胧的一句不知所谓的呢喃,轻柔得仿佛是情人耳鬓厮磨间缱绻缠绵的情语。
“你害怕吗,芥川?”
中岛敦又低声重复了一遍。他翻了个身直视着芥川的背影,空荡荡的目光像把刀子抵住了芥川光洁的脖颈。

芥川没有什么反应。
但中岛敦知道他听见了。

是的,芥川听见了,还听得一清二楚。
他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中岛敦带着热气的鼻息缓慢地打在自己的脖子上,使得皮肤上反射性地激起一粒粒小疙瘩。
芥川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噤。

太近了。

但芥川出乎意料地没有生气,却也没有回话,他微微侧过身,用一只手半撑起身体昂着头。
微凉的晚风习习吹散他额前的一缕散发,芥川棱角分明的脸在月光的映照下清晰可见,常年不见血色的脸被月色映衬得愈发苍白透明。

中岛敦逆着光下意识地向前伸出手来。

仿佛下一刻就会消失殆尽一样啊…

当冰凉的触觉沿着手臂蜿蜒直上,中岛敦才恍然惊觉芥川不知何时攥住了自己的微微颤抖的双手。
微弱的热度混着黏腻的汗液不断地从掌心被传送过来,泪水似乎是骤然间就打湿了面孔。

“Life and death are just slaves at the feet.
( 生与死只是脚下的奴仆。——泰戈尔《被俘的英雄》)”
他轻轻地笑了。

中岛敦不由地呼吸一滞。



… …END
可能有后续?
可以说这里的感情还只是暧昧期呢,经历类似的两人的心心相惜hhh再加上决斗后两人身心俱疲放松后不自觉流露出的软弱x
我流ooc…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们qwq











评论

热度(47)